|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用户注册 |
 | 网站首页 | 走进二中 | 党群之家 | 德育之窗 | 教师发展 | 学子风采 | 平安校园 | 
您现在的位置: 通化兴华教育中心第二中学 >> 教师发展 >> 课堂管理 >> 正文
  教师要有书卷气           ★★★ 【字体:
教师要有书卷气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34    更新时间:2016/5/18    

               

                  教师要有书卷气

                         李镇西

 

都说现在的教育问题太多太多,而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是教师普遍不读书。按理说,教书人不读书这简直不可思议,但如此不可思议的现象却几乎成了许多学校的常态。我是带着新教育实验的理想走上校长岗位的,新教育实验的六大行动之一,便是“营造书香校园”。我正是想以此改变那种“不可思议”的“常态”。

说实话,我并不擅长做校长,或者说行政管理并不是我的专长,因此我放手把学校的行政事务都交给副校长们去做。我集中精力引领老师们的专业提升。其中,最重要的“引领”就是倡导读书的风气。我经常对老师们说:“一个学校有没有的文化气息,主要不是看墙上有没有标语口号,也不是看校园有没有小桥流水、台榭亭阁,或者题词绘画雕塑之类,而是看这个学校有没有可以流传下去的教育故事,和学校是否有书香气。”

随着新教育实验的开展,我校在学生读书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我们实施了新教育实验的“晨诵午读暮省”课程,每天都有专门的阅读时间;又比如我们在校园设置了好几个开放式书吧,将上千册书放在教学楼过道旁和休息区,孩子在课余只要想阅读,随手便可以拿到书而不需任何借阅手续。但老师的阅读呢?却不理想。找老师们谈心,问及为什么不愿读书,老师们说了许多理由。我归纳了一下,不读书的“理由”大致有几点:第一,“太忙,没时间。”第二,“感觉不到读书对教育教学的作用。”第三,“不知道读什么。”第四,“有的教育理论著作读不懂。”第五,“年龄大了,读了记不住。”

要倡导读书,必须先扫除思想障碍。针对老师们的“理由”,我通过教工大会讲话,通过各类座谈会,通过个别谈心,通过书信,给老师们一一作了回答。

关于“太忙,没时间”,我告诉老师们,无论多么忙,我们每天都不会不洗脸不刷牙不吃饭的,因为第一,这些是我们的生活必须;第二,这些我们已经养成习惯。所以,只要把读书当成生活必须,同时养成习惯,那么无论多忙,我们都永远有时间读书的。

关于“感觉不到读书对教育教学的作用”,我说,一般来说,教师的阅读分两类,一类是“学以致用”的阅读,比如各类教参,这类阅读是应该的,甚至是必须的;但还有一类“无用”的阅读,或者叫做“非功利阅读”,比如对哲学、历史、文学、人物传记等等的阅读,这类阅读不为具体的备课,而是为了尽可能完整而完美地建构无愧于我们作为“人”所应有的精神世界。教师同时被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暂且不说这个称呼是否恰当,但至少我们应该想想,我们自己的“灵魂”是否饱满充盈?而灵魂的饱满充盈更多地取决于我们广博的阅读,包括“非功利阅读”,特别是读教育以外的书。其实,所谓“功利”也是相对的,教育本身就和时代风云、社会发展息息相通,所谓“教育以外的书”,实际上直接间接都和教育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看似“无用”的阅读,都关系着我们每一堂课的广度、深度和厚度,关系着在学生眼里我们是否拥有一种源于知识的人格魅力。

关于“不知道读什么”,我给老师们推荐四类读物:第一,教育报刊,比如《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人民教育》《教师博览》等等,让老师们随时了解全国的教育同行在想什么做什么。第二,教育经典,我重点推《陶行知教育文集》《育人三部曲》《给教师的建议》《帕甫雷什中学》等等,让老师们直接与真正的教育大师精神对话,感受最质朴最原本的教育真谛。第三,儿童读书或者说校园文学,包括写学生的书和学生写的书,比如杨红樱的书、秦文君的书、曹文轩的书,还有韩寒的书、郭敬明的书。读这些书的目的,是让老师们能够从文学的角度,获得一种儿童的思维,了解并走进教育对象的精神世界。第四,人文书籍,比如《历史深处的忧虑》《民主的细节》《书斋里的革命》《一句顶一万句》《野火集》等等,让老师们有一种开阔的人文视野。

关于“有些教育理论著作读不懂”,我从两个方面回答老师们,第一,如果比起当今一些喜欢玩弄时髦术语、晦涩理论的伪学术著作,那么真正的教育经典名著真是平易近人。比如,请打开苏霍姆林斯基的《育人三部曲》,听他一边讲述故事,一边抒发感情,一边阐述理念,真是一种享受;更不用说中国现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了,他的教育著作也深入浅出,用老百姓的语言谈深刻的教育道理,他还用诗歌甚至儿歌来表达他对教育的理解。经典之所以是经典,不是因为深奥而是因为深刻,而这“深刻”又往往是是通过非常朴素的形式表达出来的。第二,现在的确有不少教育理论晦涩难懂,我也曾经为读不懂这些书而自卑。后来我读博士时,导师朱永新对我说,读不懂,不一定是你理解力有问题,更多的时候是作者本身就没有把这个问题真正搞懂,那些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好懂。朱老师对我说,读不懂就别读好了。我现在也这样对老师们说,读不懂就别读好了。有些翻译的著作我们读不懂,不一定是我们的理解力有问题,而很可能是作者没把理论表述清楚,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翻译的问题,原著也许很晓畅,但翻译得很糟糕。比如,热炒过一阵的《漫步教师心灵》,语言真是别扭,甚至还有病句。我估计多半是翻译的问题。苏霍姆林斯基的书为什么好懂?除了苏霍姆林斯基本人的表达非常流畅之外,翻译者杜殿坤先生是一位杰出的翻译家。深刻和通俗并不矛盾。苏霍姆林斯基的书很通俗,但同样深刻。著者和译者硬着头皮做出来的书,读者只有硬着头皮去读。何苦呢?

关于“读了记不住”,我对老师们说,记不住有什么要紧的?谁叫你记了?除非你要考试,平时的阅读完全不用记的。记不住书中的句子,不等于你没有收获。如果我问你这么多年来年你每顿饭都吃了些什么,你能够回答吗?显然回答不出来,因为你没记着。但难道你吃的这么多东西就没有营养吗?记不住吃了什么食物有什么要紧,反正这些食物的营养你已经吸收了嘛!青年时,我背了许多唐诗宋词,可现在好多都忘记了,然而这些诗词所蕴含的文学养料已经化作我的血肉了。如果因为记不住而不读书,完全没必要。

对老师阅读最有效的引导,是我本人的阅读示范。当然,所谓“示范”并不是我刻意为之的“举措”,而是一种客观效果。因为我当不当校长都很喜欢读书。只是我当了校长后,我的这一爱好对老师们来说就恰恰成了一种“示范”——其实,说“感染”更准确。通过教工大会、网络博客、座谈交流、个别谈心……我情不自禁地给老师们说我最近读的书,不少老师被感染了,随后便会去买这本书,比如《孩子们你们好》《南渡北归》《八十年代访谈录》《中国当代八种社会思潮》等书,都是这样进入老师们的视野并放在案头的。有一年国庆大假期间,我和几位老师一起自驾游,随身便带了一本《中国天机》。一路堵车,我不急不恼,拿出书便看了起来。老师们大为感慨:“这就是我们和李校长的差距!”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在我的感染下,已经有不少老师养成了手不释卷的好习惯。去年春天,我和几个老师去北京出差,回成都的飞机上,三个小时里,刘朝升老师一直非常投入地捧读苏霍姆林斯基的《爱情的教育》,还一边读一边拿笔勾画。

    对于教师阅读,我一直主张“倡导”,而坚决反对“强制”。我常常收到全国一些老师的来信,说他们校长定期给老师们每人发书,包括我的著作,发了之后要求写读后感,还要考试,如果没交读后感或考试不通过,将与期末考核甚至和年终绩效挂钩。我特别反感这种做法。

最初我到学校当校长的时候,也曾要求老师们读我推荐的书,读了之后写读后感发到网上,每月一篇,写了奖励五十元(好像是),没写就没有。于是,每个月绝大多数老师都能按时完成。但我很快发现有个别老师的读后感是网上下载的,虽然是极个别的,可我十分反感。但我反思自己,渐渐认识到,这是我管理的问题,因为我的管理客观上是一种逼迫,在逼老师们阅读的同时,也在逼个别人作假。而且,我想自己的阅读体验,读到好书,自然想写点东西,但更多的时候,是一边读一边在书上勾画批注——如此读读写写勾勾画画,不正是阅读的常态吗?为什么不把这种个人阅读的常态,变成学校阅读的常态呢?

于是,我改变策略,取消了原来的规定,不要求老师们必须写读后感了——即使写了也没有五十元,而是不定期检查老师们读过的书,看上面的批注,哪怕没有批注也不要紧,有勾画也行,只要有阅读的痕迹就可以了;甚至哪怕没有批注勾画也不要紧,因为我会时不时组织读书沙龙,让老师们互相推荐所读的书,或围绕同一本书谈各自的体会。慢慢的,老师们渐渐习惯于阅读了,而且是真阅读,不是假阅读——没有了强迫的读后感,阅读成了一种心灵的飞翔。当然,也有老师有感而发写下读后感发到网上,我们依然欢迎,而且互相跟帖交流。这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思想燃烧和情感流淌。

对于引导老师们读书,我还有一个做法的变化:变“赠”书为“借”书。过去,我喜欢买书来赠给老师们,有时候甚至是自掏腰包给老师们买书。比如,我用我被评为劳动模范的四千元奖金买成书送给老师们。但后来我发现,有的老师得到书并不读,至少不急于读——反正是自己的书,什么时候都可以读得,何必急呢?于是,我现在更多时候,不是赠书,而是借书。老师们到我办公室谈心结束的时候,我请老师在我的书橱里选一本他喜欢的书,写上借条,然后我提出阅读期限和阅读要求:“一周之内读完,在书上批注勾画,在最后一页的空白处写上你的名字和阅读时间。”我这样解释说:“这样提要求,你便能够紧迫而认真地读完。以后,我这本书将有不同读者不同笔记的批注,后面还有阅读者的姓名和阅读时间。以后退休的时候,我把这些书赠给学校图书室,成为我们学校的藏书。设想一下,一百年以后,我们都不在人世了,可这些书还在学校图书室珍藏着,那时武侯实验中学的师生捧读这些留着先辈笔记的书,将会有怎样的感慨?因此,我们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图书,而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现在,我的书橱里已经有不少这样的书了。

组织老师们读书,一定要避免“一刀切”。我们对学生都要讲究“因材施教”,可对老师们为什么要求“齐步走”呢?我校的教师读书要求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全校性的要求,这个“要求”其实就是一种提倡而已,没有任何行政命令。每学期或每年给大家推荐一些读物,让大家自己去买,自己读,不作任何要求。有人也许会说:“如果有老师不读怎么办呢?”我说,不读就不读呗!全校两百多老师,有那么几个或者十几个甚至再多一些老师不读书,有什么关系呢?真实的不阅读比虚假的阅读强一百倍。何况全校大多数老师是在读书的。

第二个层次,对“读书会”老师的要求。我们学校的“读书会”,完全由老师们自愿加入,现在已经有一百多位成员了。我们定期(通常一学期一次)聚在一起交流读书心得,互相推荐最近读过的好书。有时候我还把老师组织到野外读书。或是在某个古镇幽幽的茶楼,或是在某个垂柳依依的湖边,我们分成几个小组,每人带着一本书彼此介绍推荐。一般都是上午分组交流,下午由各组推选出的老师发言,然后我给大家做一个读书讲座。记得有一次,我的讲座题目是《读书使人幸福》,讲座过程中,我给老师们朗读《教育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片段,老师们听得非常专注,我不时提问让大家思考。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课堂,面对的是可爱的孩子们。那天,春风、阳光、柳絮、花朵、湖水,和书香一起包围着我们,融进了我们的胸怀,陶醉着我们的心灵。

第三个层次,对“青年教师沙龙”的要求。我将进入我校不到三年的年轻老师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青年教师沙龙”,人数在五十左右。我以“读书活动”为载体引领他们的成长。通常是一个月搞一次聚会,或是中午,或是晚上,或是周末,有时候是我给大家讲我的成长经历,有时候是大家围绕共读的一本书进行研讨,有时候是请优秀的老教师给他们讲读书与成长的体会。那次郭继红老师在为大家讲读书的时候,年轻老师们都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郭老师,神情特别专注,当时我非常感动——在这么一个喧嚣的时代,这么一个浮躁的社会,还有多少双年轻的眼睛能够因读书而如此神采奕奕?在我的博客上,曾经以《与苏霍姆林斯基在春天重逢》为题目,记录了我和沙龙的年轻人搞的一次读书活动。我曾用稿费给每位沙龙的年轻老师买了一本《给教师的建议》,并在每一本书的扉页上赠言:“永葆你的童心和热情。我会帮你的!”那次沙龙活动,年轻人们先是五人为一个小组展开讨论。我参加了其中一个小组的活动。我看到大家手中的书都有些许多勾画和批注,圈圈点点的,我很开心。王晓萍老师说,她第一次读苏霍姆林斯基的书,是三年前刚分到学校来的时候在开放书吧读的。她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谈到了第二次读《给教师的建议》的感受。雷敏、张蓉、雷莉、李娜等老师也纷纷发言,她们说得最多的,是书中这样一些观点:“对一个学生来说,五分是成就的标志,而对另一个学生来说,三分就是了不起的成就。教师要善于确定:每一个学生在此刻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如何使他的智力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是教育技巧的非常重要的因素。”那一刻,看到大家因为谈读书而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感到了幸福。

这是我校年青教师范景文在一篇文章中谈到的那次春天郊外的读书活动——

我正好是工作的第六年,可能正好到了工作的倦怠期,似乎看来一切都按部就班,井井有条的,自己也感觉自己做得还不错,但是就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也没有了刚出道时的那种激情,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也没有想要去突破的意思。可就在这个时候,李老师组织了一个读书会,第一次活动是在春光明媚的郊外。首先,这个活动我觉得很特别,其次在整个过程中有一个李老师给大家读书的过程,当他读到在《教学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中那个小男孩的案例的时候,不知道加的是什么“润滑油”,突然我开始重新思考,我的大脑开始运转,想了许多方法想要去帮助那位老师解决问题。在听李老师读书的过程中,迫使我主动的去思考一些自己教育教学的方式方法,“这样做是否是对的?这样做是否符合教育的规律?那样做有没有压抑学生的个性发展?”等等这样的一些问题一层一层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本来第六个年头对与我来说正是迷茫的时候,倦怠的时候,那天就好像是一次班会课,李老师说话有感染力,真诚,激情;善于找到谈话的切入口,从读书讲故事开始深入心灵……我想这都是一个优秀班主任应该具备的技能,李老师用它的实际行动向我们讲述着。我真的有一种醍醐灌顶,重新找到方向的感觉,就好像迷雾中被人撕开了一个口子,阳光照射了进来……

读着范老师自发写成的这篇文字,我感到了做校长的成就感。

 

文章录入:adminrdm    责任编辑:adminrdm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通化兴华教育中心第二中学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 2016 - 2028 吉ICP备16003853号-1
    学校地址:通化市二道江区东强路1号 邮政编码:134003
    服务热线:0435-3750808 站长: Yesica
    建议在IE8.0的浏览器上浏览